广西桂林青狮潭上游围堰养鱼求生存 下游要清水可愿付费?

&nbsp&nbsp&nbsp&nbsp
&nbsp&nbsp&nbsp&nbsp青狮潭水库是桂林市饮用水源地,之前因网箱养鱼泛滥致水质恶化。2013年底,桂林市采取综合治理行动,清理了近30万平方米的网箱,水质得到改善。但刚清理掉网箱养鱼,围堰养鱼的方式又来了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2014年冬以来,水库已被围堰分割出500多亩鱼塘。人们担心一旦围堰养鱼成风,青狮潭水库会像“唐僧肉”一样被瓜分蚕食。(相关报道详见南国早报6日A1叠6版)

&nbsp&nbsp&nbsp&nbsp俗话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对生活在青狮潭水库附近的村民来说,通过在水库里养鱼养鸭,换取经济利益、实现富裕的愿望,是很现实也很合理的。但问题是,青狮潭水库是桂林市的饮用水源,必须要得到保护和治理。所以,库区村民的行为,不但可能违背相关法律规定,也会受到下游群众谴责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无疑,总面积达28.5平方公里,库容为6亿立方米的青狮潭水库,是下游群众的大水缸,同时也起着调节漓江水位的重要作用。生活在下游的人们,为了喝上干净水的愿望很朴素,但对于缺乏出路的上游村民来说,生存也许更为重要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事实也证明了这种推断。之前桂林市拆除了青狮潭水库近30万平方米的网箱,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,当地村民趁着水位较低,又想出了围堰养鱼的办法。不得不说明的是,青狮潭水库1958年即建成,2012年才被列入水源地保护。显而易见,在被列入水源地保护前,村民的养鱼养鸭行为早已存在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有没有共赢的办法?实施生态补偿机制或许是一条出路。上游拥有水资源者,往往也是地理位置偏僻,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地方。如果要求他们以放弃全部或部分对自然资源的使用,换取下游的发展和利用,下游是否应该对上游进行经济上的补偿?

&nbsp&nbsp&nbsp&nbsp这种成功经验早已有之。在国家相关部委牵头下,浙江新安江启动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。浙江和安徽两省约定,只要安徽出境的水质达标,位于下游的浙江省就每年补偿安徽1亿元。从2011年至今,这一机制让新安江江水变清了,江面变干净了。既然浙江安徽之间的跨省河流,都能通过生态补偿的办法解决污染问题,那青狮潭水库,有没有实现的可能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